远坂花茶

花茶茶只吃忽幻/幻忽!

【忽幻】在被掰弯的边缘垂死挣扎(3)

文字老是被屏蔽,发图片算了(扶额)

现在的坑就剩下

绝地求生穿越篇和绝对不能忘记的人了

什么时候填完是个问题(思考)


关于【忽幻】这个公主有毒

只写了三小节,自我感觉写的还可以,但是有重要的一点,大哥ooc太严重了怎么办?完全变成奶幻了(扶额)

问一下宝贝们想看吗?想看我就继续写,但是大哥真的超级ooc真的!真的!真的!不想看ooc的大哥的话只有等我改,但是要等很久○| ̄|_

希望宝贝们以评论或私信告之(拜托拜托)


唉_(´_`」 ∠)_
有什么能给我更新的动力!!

【忽幻/幻忽】绝对不能忘记的人(9-16)



(九):


某幻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少年,他有着栗色酥软的短发,过长的刘海遮住了眉毛,戴着一副圆圆的眼镜,以及,笑起来的时候露出的两颗小虎牙。


很可爱的人。


他们住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做视频,一起逛街,一起去看电影,一起……睡觉……


只要是情侣间该做的事,他们一件都没有错过。


可是,很奇怪,为什么他会突然做这样的梦?


还是这种自己好像“弯了”的梦。


倒不是说讨厌这种感觉,只是,


很奇怪。


某幻自诩,从出生到现在,他一直是喜欢女孩子的,虽没什么固定的喜欢类型,但大致的是不会变的。


也曾经交过一两个女朋友。


所以说,他肯定是钢铁直男!


但是,在梦里,他和那个少年的关系很明显,是恋人,还是处于热恋时期的那种。


而且他竟然还挺喜欢和那个少年呆在一起的。


(十):


其实,少年可能并不算少年。


因为,


他似乎已经超出了可以称之为少年的年纪,并且他很高,甚至比自己还要高。


但是,


由于他那张略显稚嫩的娃娃脸和奶声奶气的声音,某幻更喜欢用少年来称呼他。


他会在做错事的时候耍赖,撒娇。


明明是个身高一米八几的男人,卖起萌来竟然完全毫无违和感。


[幻~]


他总是这样,用软软的奶音叫着自己的名字,让自己完全生不起气来。


(十一):


“幻?某幻?猛汉!”


“啊?”


“你怎么又走神了?我们几个好不容易出来聚一聚,你怎么心不在焉的……唉……”


“就是啊!兄弟,想什么呢?”


“对啊,今晚走神了好几次了吧。”


“是不是恋爱了哈哈哈哈哈。”


“我看有可能,嘿嘿,幻啊,有女朋友也要介绍给我们认识嘛,干嘛藏着掖着的。”


对啊,他们这是在聚餐……


他怎么又想到那个人了,明明只是一个梦而已,明明根本就不存在而已……


但是,


那么真实的感觉,真的是梦吗?


那个少年,真的……


不存在吗?


(十二):


某幻扫视了一下四周,火锅桌旁围了一圈人。


花少北、嘟督、kb、雀巢、老番茄、中国boy、允星河……


明明大家都在,但是总觉得,好像少了什么,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


“某幻?你没事吧?不舒服吗?难道是上次车祸还留下了什么后遗症?”


面对嘟督的关心,某幻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接着扯过坐在他左边的花少北,小声的对他说:“诶,花少北,你……真的不认识我说的那个人?”


“真的没听说过啊,唉,我说,兄弟,你不会做个梦把自己做弯了吧,还yy出这么一个不存在的栗发少年,醒醒吧,某幻。”


某幻盯着花少北看了好一会儿,看他始终保持着一脸“我真不认识你说的这个人”的表情,于是放弃了继续追问这个问题,低下头沉思一会儿后又问道,“那……你上次说的,我忽悠了谁啊?”


“没有没有!谁都没有!”花少北顿时紧张了起来,没拿筷子的左手疯狂的摆动。


很奇怪。


为什么每次问花少北这个问题他都这么紧张?还有他上次说的没良心是怎么回事?难道他做了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


没有啊!怎么可能会有,他都不记得有啊!


思考未果,某幻便不再折腾他,拿起筷子,看似专心的吃起火锅来,实则又开始回忆梦中的栗发少年起来。


却不知,他梦中的少年此刻就站在旁边,听着他的描述,不自在的扒拉着自己栗色的短发,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


在某幻转移注意力后,一旁的花少北就垮下那张脸,眼睛一抽一抽的给对面的雀巢打眼色。


雀巢点点头表示收到,接着抬起左手,对大家做了一个放心的动作。


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


叽叽喳喳的又聊了起来。


(十三):


某幻不是一个擅长与人打交道的人,在座的所有人中也就和嘟督熟一点,连刚刚被他拉着说话的花少北都不怎么熟。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寻找栗发少年的时候会在第一时间询问花少北,像是一定会从他那得到什么似的,明明他俩没怎么说过话……


而且也没得到关于那个少年的信息,倒是花少北之前说的“忽悠”让他感觉不太对。


不过不管怎么问他都不说,其他人也都是这样。


是他多想了吗?


“某幻,高兴点啊!你看你都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了,好不容易出院了,怎么还板着脸,多笑笑嘛。”


某幻在听到声音的同时朝声源处看去,说话的是老番茄,迪士尼那天晚上还来找他们借过房间。


诶?他们?谁?


迪士尼……


他是和谁住一个房间来着?


不记得了。


不过好像都不是他们。


那是……谁呢?


奇怪……自己的记性有这么差的吗?


(十四):


看着大家担心的样子,某幻放下了筷子,说道:“谢谢你们的关心,我只是还没有缓过来,多休息几天就好了。”


说实话,某幻是很感激他们的,在交情不深的情况下,大家会聚集在一起庆祝他出院,是他没想到的。


毕竟他们又没受伤。


也是幸好,在出了车祸之后他只是伤了头和腿。


但up主们本来就是计划出来玩的,结果他受了伤害得大家没玩成,还得费心照顾他,有点不太好意思。


说来这车祸也是奇怪,除了坐在巴士第一排的他以外,其他的人屁事没有,连个擦伤都算不上。


这其实也算是好事。


比起大家都进医院,某幻对这个结果还是乐见其成的,虽然刚醒的时候的确有些不方便,不过一个月下来也好的差不多了,总的来说还是没什么事的。


就是他的手机不见了,想来应该也是车祸的锅,他没来得及去买新的,还鸽了这么久的直播,这让他有点难受。


也不知道小光头们担心成什么样子了……


毕竟某幻出了这么大的事,这么长时间不能直播也不可能不告诉粉丝们,所以某幻的昏迷期间,在众多up的商量下,他们还是将这件事告诉了粉丝。


那一天,超话里完全炸了。


好在的是,某幻并没有昏迷多久就恢复了意识,通过其他up给粉丝和家人报了平安,虽然不知为何被身边所有人禁止上网,但也不是不能忍,反正就当戒网养身了。


可能出了车祸的人是这样,因为有辐射,所以在好之前不能碰电子产品?


他不清楚,但他知道他们都是为了他好。


不过总觉得他们的样子有点奇怪……像是……隐瞒着什么……


(十五):


一顿火锅吃完,时间已近十点。


和部分up告别后,某幻站在大街上,一左一右,被允星河和中国boy两个人扶着,强行拖上了出租车。


之所以会形成这样的局面,是因为吃火锅之前他刚出院,在这人生地不熟的上海,没有住处。回青岛的机票又是订在了明天下午,所以他今晚必须得找个地方住。


于是知道这点的两人就自告奋勇的推荐了他们的家。说是有多余的房间,让他住一晚完全不是问题。


某幻本想说不用麻烦他们,自己找个酒店将就一下就可以了。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这两人就知道了他想说什么,借口他刚出院腿也刚好住酒店不方便,夹着他就走,他都看见花少北捂着嘴偷笑的样子了,而且这脚不着地的状态让他很没安全感。


“兄弟,我腿真的好了,你们两个不用这么紧张。”


上了出租车,脚有了着落,一直抓着他的两人也松了手,某幻这才抬了抬腿给两人看,表示他真的没事。


是,他车祸后腿是真的受了伤,他清醒后看见一条腿被绷带绑的严严实实的也确实被吓到了,但其实他的腿没伤得多严重,是他们大惊小怪了。再说又经过了一个月的调养,早就没什么事了,除了不能剧烈的奔跑外,没什么不能做的,蹦两下都没问题。


坐在副驾驶位的允星河直接驳回了他的话,“没事,交给我们吧,没了忽……不,反正你就好好的享受一下不用走路的待遇吧。”


“对!”


中国boy附和道。


某幻无语。不知为何,自从他醒来后,这些人一个比一个更关心他,先是花少北,后是这两个,他又不是什么娇滴滴的小姑娘,一个大老爷们而已,用的着他们一副护女的样子么。


明明以前也没这样啊,他们这是觉醒了什么奇怪的属性吗?


某幻不知道原因,可一直在他身边的栗发少年知道。


他知道,这些人只想替死去的他,尽力的照顾某幻,照顾这个失了一部分记忆,独独是关于他的那一部分的青年。


(十六):


两人的家离他们聚餐的地点并不远,坐车过去也就几分钟的时间。


出租车停在了小区的门口,某幻拉开车门,趁着两人都没注意,下了车,在地面上蹦跶了两下,给刚下车的两人看。


“我真的没事,可以走!”


“噗,好可爱。”


栗发少年眉眼弯弯,差点就露出了和当初护士小姐姐一样的痴汉笑了。某幻这认真的样子太可爱了,让他没办法压抑他内心的感情。


其实当初他是拒绝的,恋人是一个一点都不可爱的大老爷们什么的……


不过在他总是不经意间把视线移向这人,然后看着他的脸发呆,并且越看越觉得可爱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真的弯了,直不起来了哎。也就放任了自己,随便脑子怎么想,开心就好。


允星河和中国boy两人虽然怀疑,但在某幻的强烈要求下,还是放弃了抬着他上楼的想法,改为了前面带路后面护送的方式,直到他们进了门。


把某幻领入客房并告诉了他洗手间位置后,两人就遁了,各自回了房间,噼里啪啦的收拾起东西来。


房间的隔音效果不错,所以某幻并不知道那两人的奇怪。上完厕所后就打着哈欠躺在了床上。


在医院睡了一个多月,在这里,倒是有点睡不着了。


他现在没有手机,这房间也没有电脑,一时间也找不到事情做,只能躺在床上发呆,脑子里想着身边人的奇怪。


和某幻独处的场景在这一个月下来也发生过无数次了,现在不过是把地点从病房换到了客房,对忽悠来说倒是没有什么变化。


忽悠也顺势躺在了某幻的旁边,和他一起看着天花板。


他的躺并不是真躺,仍然是飘在空中的,只是看起来像是也躺在床上似的。


没办法,他连地板都踩不到,也只能飘着了。


【幻忽】在绝地求生里谈恋爱是否搞错了什么(17)



忽悠刚下楼,就见某幻坐在老位置上,看见他后开口,“今天又不扎头发?呆毛都翘起来了。”


“没有梳子。”忽悠没说是他扎不来,随便找了个借口。听某幻说有呆毛,又抓了两把,试图压下乱翘的发尾,他果然还是不太习惯这个长度。


“没有梳子?唔,嗯……”某幻看着忽悠的样,回忆了一下,而后站起来走向浴室,不一会儿就拿着一把梳子走了出来,朝忽悠晃了晃,说,“这有。”


他把梳子递给了忽悠。


忽悠狐疑的接过,看了看,是一把木头制的,偏暗的红棕色,和他现在的头发颜色差不多,不过倒是干干净净,没有一根头发。


即便如此,他还是有些踌躇,看向某幻,“这真的能用?”


“大概吧…”某幻也不确定。


“你怎么知道有?”


“昨天搜房子的时候看见的。”


“嗯。”忽悠把梳子翻来覆去看了几遍,见好像真的没什么问题就暂时放心了,拿着梳子随便往脑袋上剐了几下,就当梳好了头发,只是那不安分的呆毛还瞧着,宣示着梳子的没用。


某幻看不下去了,走到忽悠旁边夺下梳子,再向他伸手,“皮筋给我,我帮你扎。”


忽悠抬头,看着他那个爆炸头,“兄弟,你还会扎头发?”


“总比你这样乱剐好吧,而且扎着头发也方便一点,是吧?皮筋呢?给我。”


“在楼上,我去拿!”忽悠蹦跶蹦跶的上去找到皮筋,后再次哒哒哒的下楼递给某幻,很期待某幻的手艺。


“要不要我坐下。”忽悠一脸乖巧。


某幻拍了拍他的头,回:“没事,你矮。”


“啧,切。”忽悠双手环胸不再理某幻,任由他拿着梳子在自己脑袋上胡作非为。


某幻见他没有闹,乖巧的站着,也收了玩闹的心,仔细的给他梳着头发,两分钟过后,一个马尾就扎好了,“好了。”


忽悠晃了晃脑袋,短小的马尾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的,他咧着嘴摸了摸脑后的小揪揪,回过头,“还可以啊,某幻。”


如此灿烂的笑容荡漾了某幻的心神,他也笑了,拿起桌上的帽子小心的给忽悠戴好,再扯出马尾,退后几步点了点头,“嗯,这样就对了,一套!不,好像还差点什么?”


闻言,忽悠想起了手中的墨镜,将其戴上,“是这样吧!”


“对!就是这样!”某幻拍手。


【幻忽】在绝地求生里谈恋爱是否搞错了什么(16)



忽悠这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


醒来后,他习惯性眯着眼睛摸了摸床边的床头柜,摸到一个眼镜后戴上,迷迷糊糊的嘀咕一声:“怎么这么黑。”就扯着被子下床。


穿着白色棉袜的一双脚踩在木纹相间的地板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忽悠晃了晃脑袋,他家的地板是木质的吗?


还没等他回忆起,猝不及防的就被地上堆着的十几本书给绊了一跤,感受到脚尖上传来的痛意的同时,并以一个狗吃屎的样子栽倒在地。


“砰”的一声,极为响亮。刚戴上的眼镜也随着他的摔跤飞了老远。


忽悠痛呼一声,撑着地板坐起身来,重见光明般,睁开虚眯着的眼睛朝四周打望,环视一圈后,这下才想起自己的所在之地。


他这那是在自己家呀,明明就还在这破房子里。


他揉了揉自己的胸,苦着一张脸埋怨道:“唔,明明这么软,怎么一撞到就这么痛。”


正揉着,就听见渐行渐近的脚步声,略显急促。他放下手,看了看床,最后抬头望向门口。


“我刚才听到了好大的一声,你没事吧?”门刚打开,一个紧张的声音就先行一步进了房间,一句话问完后,声音的主人才踏了进来。


是某幻,他的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担心。


忽悠瞧了一眼,继续着他的苦瓜脸,“怎么可能没事,胸都差点被压平。”


某幻走上前的步子顿了一下,选择性的忽略刚才的话的后半句,走到忽悠的面前,伸出手,“先起来吧。”


一只白嫩的小手立即搭了上来,某幻看了眼,不可避免的想起了昨晚的一夜的牵手,脸上的表情的有些奇怪。


忽悠疑惑的看了看突然顿住的某幻,又看了看两人搭着的手,心下了然,脸上也泛起一点尴尬。


忽悠突然想掐死昨晚的自己。因为太害怕了所以要求拉手什么的,啊啊啊啊怎么可能会是他忽某人的做法,简直就是脑子被狗吃了,不,脑子被狗吃了都比他的情况好,这TM的太gay了吧。


他在脑袋里和昨天的自己大战了三百回合,还未决出胜负,就被某幻一把提了起来,搭着的手也松开了。忽悠右手捏了捏,上面似乎还残余着温暖的气息,这下好了,昨天左手被那个蓝人牵了一晚上,今天右手又遭殃了。


诶,不对,他想什么呢!


“喏,你的鞋子,穿上后下来吧,我在下面等你,枪我就先拿下去了。”


一双白鞋被放在忽悠脚前,某幻拍了拍他的肩,走到床头柜前取出手枪和子弹,离开房间下了楼。


忽悠看着地上的一双鞋子,规规整整对齐了的,他将鞋子踢到床旁边,又是一蹦跳到床上,坐在床边认真穿起鞋子来。


再随手抓了两把头发,就捡起地上的墨镜,正想离开,又看到乱作一团的被子,认命的叠好了后才离开了房间。


【幻忽】我暗恋的人声音跟你很像

    #算是接着上一篇,绝地求生穿越篇的插播哈哈不多说,直接上。

  


    忽悠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某幻正剪好游戏视频。


    他没看来电人,随意点下接听键,一手拿着手机靠近耳朵,一手仍放在鼠标上,按住鼠标左键将进度轴拖回原位,接着点击播放,准备再检查一遍。


    很明显,他的心思不在电话上。正好,电话那头的人也没开口,他便将注意力全放在了视频上。


    良久,久到b站显示投稿成功,久到他拿着手机的左手都微微酸痛,他才想起,他正在通话中。


    奇怪于电话那头人的安静,某幻换了只手拿着手机,轻声吐出一个字:“喂?”


    低沉且带有磁性的嗓音,足以扰乱一个人的心弦。


    饶是听惯了的忽悠,此刻也不免有些小鹿乱撞,他将手机拿的离耳朵近了些,用着委屈的小奶音说道:“幻……你都不理人家……”


    自然而然的撒娇。


    某幻一愣,条件反射的陈述事实,“我在剪视频。”顿了顿,听出忽悠的情绪不是很好,接着问道,“怎么了?”


    对面并没有回答。


    某幻叫了一次他的名字,耳边才传来一声嗯。


    一个字,尽显委屈。


    某幻还没见过心态贼好的忽悠这么萎靡过,除了半个月前的大事件以外。


    但是,那件事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他也在当时安慰过他,他说会解决的,所以应该不是那件事吧。


   某幻托着下巴,思考着忽悠焉气的原因。 因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忽悠。


    就在他犹犹豫豫怎么开口安慰这个不知道为什么又萎靡了的少年的时候,耳边再次传来他的声音,“我……”


    某幻应道:“嗯?”


    “我……我要结婚了!”


    忽悠吼出来的这句砸的某幻有点懵。


    不是……他,耳朵出问题了?


    某幻向忽悠确认道,“你,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什么结……?”


    “我说,我要被结婚了,幻。”意识到刚才突然的大声可能吓到某幻,忽悠将声音放软。


    可他不知道字本身比音量更为吓人。某幻想了万般种可能,可独独没有这个。


    再次听到那两个字,某幻差点没拿稳手机,“噌”的一下站起身,“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怎么可能!这种事我还能骗你!骗你我是🐶!”


    许是因为某幻的怀疑,忽悠的声音再次加大。


    “诶?不对?哇,兄弟!这什么时候的事啊!对方是谁?你都不给我们介绍介绍的吗?就直接奔着结婚去了?可以的呀!是不是过几天就给我寄来一张请帖让我去参加你们的婚礼啊?对了!你都没说你交到女朋友了,这就不够意思了吧。”


    某幻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但总的来说,就是埋怨忽悠没有早点告诉他。


    忽悠听到某幻的关心反倒是笑了一下,笑完后又想起自己的状态,换了一副面孔,忧心忡忡的说:“我也不想的呀,还不是我爸妈……”


    这时,某幻才想起刚才忽悠用了“被”这个词,问:“到底怎么回事?你爸妈不是在温……加拿大吗?”下意识的拒绝某个地名。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昨天突然回国了,然后就摸出一张照片给我看,问我好看吗?那照片上的小姐姐长得是好看啊,我当然就实话实说了,结果就被我爸妈抓着去和这个小姐姐见了一面,”想起昨天的事,忽悠顿时觉得心累,叹口气,“我当时也是傻,不知道他们这是给我相亲呢,感觉和她挺投缘的就多聊了一会,结果一回家爸妈就两眼放光的问我人怎么样,我这才反应过来!他们是要把我‘嫁’出去啊!可是这也太突然了吧,几年没见的父母突然回国,一回国就给自己儿子安排婚事,现在动漫都不用这个套路了啊!”


    “也是,以前在国外根本就不怎么管我的人不仅回来了,这几天还格外的关心我,我就瞧着有点奇怪。”


    听完忽悠这一段话,某幻觉得好笑,他轻咳一声,压住笑意,安抚完激动的某人后又问:“那不也就是相个亲吗,怎么就扯上结婚了?”


    “这TMD我哪知道啊!我本以为也就是被骗去相个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刚刚一起床,牙还没刷就被我妈按在沙发上,拿着一版日历跟我说赶快选一个好日子结婚,我都懵逼了!我才25啊!还小呢,怎么就要结婚了?还是和一个陌生人!”


    “然后我妈就说在微博上看到了我的事情,说主播这个职业要不得,还是快点找个姑娘结婚,然后找个什么正儿八经的职业安分过日子,我的天呐!当主播怎么了?所以我就说我不想结婚,结果我妈还反问我说‘你不是对人家挺满意的吗?人家也对你很满意呀。’”


    忽悠深吸一口气,接着说,“我哪有说过这句话的呀!我就只是夸了一句小姐姐长得好看人挺好啊!而且那个小姐姐满意我什么啊,我出去的时候头都没洗!啊啊啊!心态崩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听完整个故事的某幻毫不留情的张口大笑,于是忽悠心态更崩了。


    忽悠操着一口小奶音,恶狠狠的说,“我都这么烦恼了,你还敢嘲笑我!哼!生气了!”


    说出口的语气,不像是生气,像是撒娇。


    “好~我不笑。”某幻没再笑出声,只是眼中的笑意并未消退,并带着忽悠看不见的柔软,“那你准备怎么办?”


    “我不知道。”


    忽悠平静了下来,他是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种情况。他不想结婚,不仅仅是因为他和那个小姐姐才见过一面,更有其他重要的原因。


    “不知道?”某幻再次坐回椅子上,靠着背,很是随意的开玩笑,“那就选个日子结了吧!其实结婚也好,有个家嘛,而且正好,我最近都没什么事,可以去喝个喜酒。”


    忽悠表情一滞,抓紧了手机,而后瞬间变脸,像是对某幻的表态显得极其不爽,“我!不!结!婚!你也别想来喝我喜酒!一辈子都别想!”


    忽悠生气了。


    不是刚才的说说而已。


    “哇,兄弟,这么残忍的吗?”


    某幻没想到忽悠会把他的玩笑话当真,反应也那么过激,甚至是拒绝自己去参加他的婚礼,心底黯然的同时,语调也低了不少。


    他不是玻璃心,但这句话确实有点伤人。忽悠对他,从来都是软软的,不会朝他发脾气,只有玩闹的时候,才会不自觉的说出一些重话,但也都是开玩笑,不当真的。


    今天,破天荒的,忽悠凶他了。


    有点郁闷。


    某幻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还有小女生情绪,微微感慨了一下。


   “……幻”


    还没感慨完,就听到一个紧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某幻应了一声。


    忽悠小心翼翼的开口:“幻……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凶你的,我……”


    忽悠吼完之后立刻就后悔了,对这人,他哄着都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去凶他呢?


    只是听他用那似不在意的语气,笑着说来参加自己的婚礼,忽悠就忍不住爆发了。


    他不想看到这样的画面。


    “没事,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知道是一回事,不在意又是另一回事了,某幻一顿,不想再讨论这个,便将话题引到了那个女孩身上,“诶,忽悠,就跟你相亲那女孩,你不是说挺漂亮,和你也聊得来嘛,不想跟人家结婚,也可以先谈谈恋爱啊,到时候不合适再说嘛。”


    “我不要跟她谈恋爱。”忽悠闷闷的答道。


    “为什么?”某幻不解。


    “就是不要。”


    “这没理由的啊,既然谈得好就试试呗,你又没女……诶!”某幻突然想到,“你是不有喜欢的人了!所以才这么倔。”


    一语道破。


    害怕电话那头的人发现,忽悠连忙反驳:“没有!”


    “那就是有了。”


    回答得这么快,肯定有问题啊。不过……忽悠喜欢的女孩子,是谁呢?藏得这么深……


    虽好奇忽悠喜欢的人的身份,但他也没有开口询问,毕竟,忽悠藏了这么久,很明显就是不愿意告诉他,可能,他们关系并没有他想得那么好。


    即便如此,某幻还是给出了建议,“你既然有喜欢的人了…就和你爸妈商量一下吧,然后去追人家,一定会成功的,别怂,还有,对人家好一点,你啊,这么吵,别烦到人家了。”


    “一定会成功……”不……不会的。


    “啊,别自卑啊兄弟!”看吧,果然是有喜欢的人了。


    “我吵吗?烦到你……了吗?”


    “有……不,不不,不吵!不烦!我没什么!就是人家姑娘不一定受得了。”本来想实话实说的,刚开口,某幻又转了个弯,这种时候还是要哄着比较好。


    忽悠沉默了一会儿,垂下眉眼,问道:“你都不问我,我喜欢的是谁吗?”


    “你不想说就算了,反正到时候你追到手了,我还不是知道了。”


    “那,无论我和谁在一起了,你都不会介意的吗……”


    “没事没事,你喜欢就好,我……”话说一半,突然冒出来一股莫名的情绪,某幻将其压下,接着说,“……有什么好介意的,你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吧。”


    这话一落,似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忽悠的心彻底的垮了。


    某幻不在意自己喜欢的是谁,或者说,他不喜欢……


    答案是残酷的,忽悠不敢想。


   

    他本以为,他们的感情早就跨越了友情,他本以为,那人会有那么一点喜欢自己,他本以为,他还有机会……


    但是,一切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忽悠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忍住不哭出声的,他只知道自己的泪水早已顺着脸颊流下,他张开嘴,想把一切的一切都告诉那个毫不知情的人,却又闭上了。


    是该选择理智,还是选择自己。


    但无论选择什么,他都害怕。


    “忽悠?”


     某幻以为忽悠听到他的鼓励后会很兴奋,却不想这人直接没声了,搞什么呢?


    “幻……”弱弱的一声,却是使出了全力。


    “哭了?”听着忽悠声音里的哽咽,某幻慌了。


    咋这么突然。


    “我,我喜欢的人啊,他就是一个大笨蛋!”忽悠吸了吸鼻子,“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他不知道我喜欢他,他好蠢,他还把我当成好朋友,我才不想和他做好朋友,做个屁的好朋友!”


    “啊……”忽悠身边,有这样的女孩子吗?


    某幻回忆着。


    “不被社会,家庭承认也没有关系,只要,只要我们彼此互相喜欢就好了,但是呢,他,只把我当朋友,他并不,他不喜欢我啊,呜呜。”


    “你,忽悠,啊……”


    某幻突然想到,他一直默认忽悠喜欢的人是女孩子,没往那方面想,但现在听着他的描述,倒是有点像某一个人,他问:“难道是……”


    “不是他。”


    “那……”


    “看吧,直到现在,我都说的这么明显了,那个笨蛋还不知道,我喜欢的是谁。”


   “诶?”


    “我喜欢的人,是,是你啊……”


    忽悠挂了电话,留下了一句表白的话。


    “在这种情况下用电话表白……太逊了……”


    忽悠将手机放下,拿了几张纸擤鼻涕,经过今天的告白,可能,他们之后连朋友都做不成……那,他们的关系也就到此为止了吧。


    忽悠扔掉纸巾,擦干眼泪后扑倒在床上,闭上已经红肿的眼睛裹在了被窝里,逃避现实。


    而那头的某人,看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发愣。


    手机界面停在了桌面,明明是系统默认的蓝色壁纸,他却盯着看了好久,仿佛能从中看到那个栗色短发,对自己乖巧一笑,露出虎牙和酒窝的青年。


    “不是吧……”他刚才耳朵是不是又出问题了,不然怎么会听到忽悠说喜欢……喜欢他,不会吧……


    听着刚刚忽悠的描述还以为他说的是别人,结果是他自己啊!


    “淦!”除了他还有谁啊!“不是,这兄弟什么时候弯的啊!啊?不会是又在整我吧!不像啊!他什么时候喜欢我的啊?”


    某幻将手机随手一丢,愣在电脑椅上足足愣了十分钟,才从以往的种种回忆中脱离出来。


    “我的妈,太尴尬了。”他将手覆上脸颊,感受到脸上传来的温度,又立马放下了,“这小骚货,撩完人就跑。”


  某幻咬着唇,找出在桌上磕了一下后又摔到椅子下的手机,顾不得心疼那碎了半边屏,还掉着玻璃渣的惨样,一手捧着手机,一手翻到通讯记录的最上面,拨了回去。


    铃声响了两遍后戛然而止。知道是忽悠挂了电话,他怵的放下手机。又有些庆幸,就算通了,他该说什么?


    直到浑浑噩噩过了两天睁眼闭眼都是某人的日子后,某幻知道,这次他是真的栽了,栽在了那个自恋、嘚瑟、奶声奶气、还满口骚话的人身上。


    这两天里,他起床的时候想的是迪士尼那天早上叫某个赖床的人起床的场景;吃饭的时候想的是那个人有没有好好的吃饭;直播的时候想到的是和他一起双排的景象;就连看到红色的东西的时候脑子里也都是他的身影。


   这一想,又不免的担心起来。自从忽悠告白后已经过了两天,那家伙不会以为被拒绝后就伤心欲绝的答应了婚事吧!这两天也不接他的电话,不回他的信息了,不会真的就此退圈,结婚生孩子了去吧!那可不行!


    某幻连忙定好机票,再次风风火火的奔向济南。明明半个月前才去了一次,现在又要去了,这小屁孩就没让人省心过。


   不过与上次某幻敲了半天门忽悠才来开门不同的是,这次他刚走到门口,门就从里面被打开了,像是知道他要来似的。


   开门的是一个女孩,挺高,此时弯着腰保持开门的状态和他对上眼,也没矮上多少,头发挺长,纯黑色,又亮眼,至于脸,两个字,好看。


   对开门的女孩一番打量后,某幻才收回了不礼貌的视线,带着歉意对她一笑。他平常不会这样盯着一个妹子看,但是这妹子…是从忽悠的家里出来的,他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她似乎没想到开门后会有人站在门口,没在意某幻不礼貌的打量,不好意思的也对他笑了笑,问道:“你是……”


   “诶?谁啊?”一个温婉的妇人走到女孩旁边。


    女孩喊了声阿姨,侧过身,朝旁边让了让,好让妇人看清楚门口的青年。


   对上妇人审视的目光,某幻有些尴尬的停止了腰板,站了个军姿,还未开口,就见那妇人恍然大悟般。


    “我见过你!不是不是,我见过你和忽悠的那个什么,照片,对照片!你是忽悠的……”朋友两个字还未出口,某幻接下,“我叫某幻。”


   “对对对,好像就是叫这个名,平时多亏你照顾我家忽悠了,他那个人,没个形,多麻烦的,辛苦……”


   “妈!你又在说我什么呢!”忽悠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某幻一怔,收了脸上的笑容,朝妇人的后方望去,温柔的目光正好对上那双好看的眸子。


   忽悠对上那双眼睛的瞬间就愣了,感觉步子像灌了铅似的,死重死重,他停在了离他们五步远的地方,绷着脸和某幻对视了三秒后低垂下了头,突然后退一步,刚想逃跑,就被叫住。


    “忽悠。”


    一旁的女孩感觉到了两人奇怪的气氛,眨眨眼后缩在一旁,看戏。而妇人却毫不知觉,走到忽悠面前拉了他一把,说:“朋友来了还不好好招呼一下。”


    某幻依旧站在门口,未踏进房子半步,朝两人笑笑,掷地有声的说道:“阿姨,我想纠正一下,我们不是朋友。”


    这带着笑的一句话,听在忽悠心里,却像是一个人,拿了一把刀,使劲的插进他的心口,远比两天前的电话更为戳心。


   忽悠惨白着一张脸,咬着唇,抬起头紧盯着那张让他日思夜想的脸,很想怼一句:那你过来干嘛,滚回去。但是他就是开不了口,平时什么话都说的出的一张嘴仿佛是被点了哑穴,什么都说不出了。


    而妇人和女孩皆是一头雾水。


    妇人皱着眉,想法意外的和忽悠一致,不是朋友,那是什么,来找她儿子干嘛呢?女孩疑惑的看了看门口的某幻,又看了看这几天算是和她相谈甚欢忽悠,不是朋友……


    难道!她急忙捂住嘴,憋住快要暴露出来的笑声,眼神却是飘忽在两人之间,有了猜测。


    看着忽悠白着一张脸,就知道他是想岔了,某幻在心里叹口气,接着说:“我是他、”


    某幻迟疑了几秒,这句话一旦说出来,就不能收回了,他在心里问自己是否已经做好了和忽悠一起面对今后所有困难的决定。得到的自然是肯定的答案。


    他笑着对面前的三人说出了那句话:“我是他男朋友。”


   声音不大,语气也不重,可还是把在场的三人中的两人吓了一跳。


    “你你你!你说什么!”妇人指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来,又反应过来他说的什么,转而指着自己面前也被吓着了的傻忽忽的儿子喊到,“忽悠!你!你……”


    你了半天,什么也没说出来。可从那张气得通红的脸和走在走去焦急的样子也可以看出来是吓到不轻。


    而捂着嘴偷笑的女孩此刻是真的憋不住了,松开手后弯了弯眉毛,朝两人递去一个鼓励的眼神,而后挽上了妇人的手臂,将她拉进客厅,边走还边通气,“阿姨,哎呀,没事的,人家两个人正常谈恋爱嘛,正常正常,没关系啦,你要看开一点,这同性又有什么关系,倒不如说是太棒、不不,反正……”


   门口只剩下了两个主角。某幻笑着迈出一步,终于是踏过了门槛,进了房子,还拉上了门。


    喊到:“忽悠。”


   听到这两个字,忽悠没忍住,垂下眼帘,眼泪啪嗒啪嗒的掉在地上,他吸了吸鼻子,没有回应某幻的声音,自顾自的哭起来。


   “怎么还是这么爱哭啊,小笨蛋。”某幻换好拖鞋,走到忽悠面前,主动抱住了他,安慰道,“别哭了,对不起。”


   又说,“忽悠,我喜欢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好。”没有丝毫犹豫的,忽悠回应了。


【幻忽】在绝地求生里谈恋爱是否搞错了什么(15)



某幻突然想逗逗他,面不改色的撒谎道:“我困了。”


“幻……”


软糯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撒娇,某幻勾了勾唇角,问,“害怕?”


忽悠闷了一会,扯了扯被子,露出脑袋,回:“有点。”


某幻惊讶的偏头,再次看向他的后脑勺 ,显然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干脆的承认。他还以为这人会提高音量反驳他,说,你才害怕,然后再次蒙过头不理他了。结果,倒是自己想多了。


没听到旁边人回应,忽悠继续说:“所以……”


某幻看着忽悠将左手从被子里拿了出来,放在了上面,身子却依旧保持背对着他的姿势。


“能不能……手,我……”忽悠的声音一顿一顿的,话没说完就停了,不仅不够清楚,意思也不够明确,但某幻瞬间就懂了。


他木木的看着忽悠伸出来的那只手,纤细修长,掌心向后,一会儿捏成拳头,一会儿又松了力道将其打开。


这个举动,傻子都看得出来他没有表达出来的是个什么意思。


某幻犹豫了。


其实他大可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然后闭上眼睛睡觉,一觉到天明,但是……他犹豫了。


是否真的要装作没看见,或是不懂他的意思。


就在某幻犹豫了一会的时候,那只被忽悠伸出来的手终于握紧了拳头,悄悄的又塞了回去。等某幻发现的时候,那只手已经被主人藏在了被窝里。


他无声的叹了口气,轻声叫了一声,“忽悠。”


忽悠应了,却没任何动作。


某幻妥协了,也将手臂塞回了被窝,凭着感觉摸到了旁边的小手,握住。


“你……”忽悠一惊,本能的挣扎了一下,挣扎不脱。


某幻捏了捏手中的柔软与温暖,不敢多想,说道:“好了,睡吧。”


忽悠颤了颤,没再说话,却是轻轻反握住那双大手,闭上了眼睛。


明明没有多少困意,意外的,很快就睡着了。


而某幻,听着旁边人平稳的呼吸,握着他的手,却是久久都不能入眠。



【幻忽】在绝地求生里谈恋爱是否搞错了什么(14)



黝黑的脸上挂着一抹疑似宠溺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奇怪,还有点恶心。忽悠嫌弃的收回视线,拉着被子侧过身,背对着他往旁边挪了挪,占住床的左半边。


很明显,是示意某幻睡在右半边。


某幻自然也get到了忽悠的想法,纵然忽悠刚才嫌弃的表情被他看了个正着,他也只是在心里叹口气,埋怨了一下自己的外貌,接着就弯下腰捡起地上的一双鞋,规矩的整理好对齐后放在了床边。再把自己的鞋子脱下,放在其旁边,拉开被子躺在了床上。


闻到被子上传来的淡淡霉味,某幻有些拒绝的将被子拉下了些,双手也从被子中掏了出来,压在上面。一偏头,就看见旁边的棕红色脑袋有一大半都藏在了被子里。


现在似乎是春季,他们两人也折腾了半天,此刻天已经黑了下来,不盖被子还是有点冷。但是……


“这被子好像有点发霉……”某幻提醒了一句。


微弱的月光透过窗户撒了进来,借着月色,某幻看见旁边的人僵了一下,沉静片刻,慢悠悠的拉下被子,露出整个后脑勺和一抹白色的衣领。


某幻看着他的样子又想笑,但忽然想起来忽悠刚才的问题,皱着眉忍下了。


他是不是过分在意忽悠了?某幻在心里问自己。


这里是只有他们两个人没错,除了忽悠他也没其他人在意这点也没问题,可是,这样的,将他的所有收进眼底,刻在心里,真的是正常的吗?


那是他的好兄弟,那是……忽悠。


他在意他是正常的吧……过了吗?有?没有?


“幻……你、你睡了吗?”


带着颤抖的奶音打断了某幻的思考,他条件反射的回答:“没有。”


忽悠像是松了口气,安静了一会儿,某幻没等到下文,以为他就是随便问问,闭上了眼睛也没说话,也就没再接着刚才的想,转而又开始想明天的安排。


过了几分钟,耳边又传来了那个熟悉的奶音:“幻、睡了?”


某幻睁开眼睛,还未回答,旁边人又出了声,“幻?”似乎带着紧张。


“没睡,醒着。”某幻应了,又问,“怎么了?”


“没事,就想确认你……”


“那我睡了。”


“诶?别!”


忽悠立即翻了个身,却在看到平躺着的某幻后又翻了回去,再次将被子盖过了头,接着,一个闷闷的声音透过被子,传到了某幻耳朵里。


他说,“我还不困,你先、别睡。”